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纸空谈

 
 
 

日志

 
 

马云的爱  

2013-11-27 20:28:55|  分类: 【原创】微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云的爱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昨天,马云死了,一场交通事故终结了他的生命。但这后果也是他自己造成的,他死于十一月五日深夜十点过十三分五十六秒,昨晚马云喝了很多酒,他把车子驶上建宏大道,为了闪避一辆超速的小轿车,他转了方向盘,撞上了迎面装载着货物的大卡车。

马云被立即送到医院,后来抢救无效,医生对我宣告了他的死亡。

收到这封信,请于本月八号到育新殡仪馆参加他的葬礼。

                                                              2001年十一月六日

                                                                     马云的妻子

   

   冯嫣把今早刚到的信件收进抽屉里,她像只疲惫的猫咪一样伏在窗边的书桌上。马云死了,死于十一月五日深夜十点过半,冯嫣不懂马云昨晚回去后,为何还喝了酒,马云为什么要喝酒?

这是不对的,问马云为什么喝酒是不正确的,昨晚不正是自己抽抽搭搭地让马云过来陪她,抚慰她刚刚因为失恋带来的痛楚吗?

这是多么自私的做法啊!

为什么自己男友带来的伤痛,要已经结了婚的马云来抚平,如果不是出于自私,就不会让马云开着车过来,马云也不会喝那么多酒,马云也不会死。冯嫣认定马云喝酒是因为自己,她心里后悔极了,昨晚当着马云的面抽抽搭搭地哭起来,痛骂着男友的冷漠绝情,这叫深深爱了自己近乎八年的马云如何是好啊。马云只有以酒解愁,所以才出了这场车祸。

冯嫣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一口枯竭的深井,扔一粒细小的石子下去,都能听到巨大的回响。

她很想哭出来,但是怎么都流不下泪,好像所有的泪水都在昨晚当着马云的面已经流干了。她真后悔,后悔到骨子里都痛了起来。这可怎么办啊,心里死了一样难过,却流不下泪来,满身都是悲伤和懊悔的细胞。

马云真的死了吗?

还是他的妻子出于妒忌和对自己的恨才撒了这个天大的谎?

冯嫣不得而知。她总觉得这不是事实,不应该是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

冯嫣决定去找鲁震,就是那个让她当着马云的面流泪的男人。

鲁震是马云的大学同学,当年冯嫣就是通过马云认识了鲁震,他们都比自己大四岁。那时候马云爱上了冯嫣,但是冯嫣却看上了对自己也有好感的鲁震,于是她拒绝了马云的求爱,投到了鲁震的怀里。

因为她的关系,马云从此对鲁震恨之入骨,见了面同结了世仇的敌人那样,恨不得打起来的样子。马云只是觉得冯嫣可以爱任何人,唯独自己的好朋友不可以,鲁震可以接受任何人的爱,唯独自己的初恋情人不可以。

冯嫣立起身来,走到衣柜前披了一件单薄的米色大衣就出了门。街上行人甚多,也许是天气好的原因,大家看上去都很开心。

冯嫣走到公交站牌旁,扬手拦下了一辆正往她开来的的士。

“去京东小区,麻烦你快点。”

刚一往车里坐下,冯嫣就开始惴惴不安起来。她现在有种不好的感觉,那就是马云真的死了。这让她坐立难安,她想把和鲁震闹分手的事搁在一旁,先问了他马云死了的讯息是不是真的。

要是马云真的死了,那她该怎么办?

马云死了,世上就再也没那么爱着她的人,那她从此就会成为一棵没有依靠的小草。

这么说是不对的,马云死了,真正没有依靠的是他的妻子。而不是一直以来都不爱马云却霸占了他的爱的自己,自己真是自私啊。冯嫣不禁这样想着。

“京东小区到了。”

司机从后视镜里打量着她说道,冯嫣连忙掏出一张钱给司机,就急急匆匆地下了车。

冯嫣走进小区的大门,门卫见过她很多次了,朝她投来一抹暧昧的笑。她把落到脸颊旁的一缕头发重新扯到耳根后面去,快步地往十栋赶着。

上了楼,冯嫣忘记了应该敲门,她直接从包里找出钥匙,在锁孔中扭动了一番,门就被打开了。

八十平米的房子里,墙壁被粉刷成厚重的橄榄绿色,天花板挂着一盏铜制的花灯,黄花梨木的饭桌被红艳的格子布严实地盖着,一张旧皮沙发,正对着墙壁的液晶电视。这就是鲁震的家,也是冯嫣经常住的地方。

冯嫣瞅了瞅门厅的鞋架,鲁震经常穿的那双皮鞋不在了。

屋子里没有人,看上去空荡荡的,像一口没有装东西的箱子。

没有人在的房子怎么会这么冷清,感受不到外头的温暖,只觉着寒意透过鞋底一直蹿上心头。

还是打电话问吧。

冯嫣难以忍受这种凄冷,她走到阳台上去,沐浴在暖融融的日光里。

电话接通了,她听到鲁震那口带着东北味的普通话,心一下子踏实了下来。

“咋了,不生气了?”

“不是要和你谈这个。”

冯嫣布置好的思绪,忽然被鲁震这句话打断了,她一时之间想不起要问他什么了。

“那是什么事啊,快说。”

刚刚想着要问他什么事来着?冯嫣把思绪倒回到打电话之前,对了,马云的死。怎么把这么严重的事给忘了。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马云死了?”

鲁震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知道啊,昨天晚上酒后驾车出车祸了不是,马云的老婆还以为我和他关系很好呢,给我送了信过来。”

“她没有当面和你说,你仅凭着一封信就断定马云死了?”

“这死不死人的,是可以开玩笑的事吗,人家也犯不着啊。而况今天过来上班,认识他的人都在讨论这事呢。”

冯嫣觉得耳朵嗡嗡的,像是钻了只蜜蜂进去。这是种什么感觉啊,一下子从空中坠落,重重地掉到深海里去,可自己又不是鱼,好像溺水了。她又觉得像是走在漆黑的隧道里,无穷无尽似的。

“喂,我说冯嫣,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马云真的死了。

昨天还活生生的一个人,他那双厚大的手还为自己擦着泪呢,怎么就这么死了?难道自己是在做梦吗?是在和鲁震说梦话吗?不对不对,这午后的太阳这么暖和,楼下的闹市这么喧哗,发出各种嘈杂的声响。还有救护车尖锐的鸣笛声一下子划过她的脑际。

冯嫣像刚做了一场梦,忽然清醒了过来。

“你倒是说话啊,冯嫣。”

冯嫣二话不说,把电话挂了。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冯嫣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她就那样在躺椅上缩着身子,望着不远处的城市高楼,听着从楼下大街上传来的种种声响。

冯嫣想起大学一年级的时候,马云上大三念经济学。

新生报道的那天,什么都不懂的冯嫣一脚踏进大学,找不到寝室楼,正好碰到迎新的马云,马云看她急得眉头拧紧,焦躁不安的样子,于是问她:

“你是新生吧。”

冯嫣舒开眉头,对他点点头。

“要去哪,我领你过去好了。”

马云要了冯嫣的电话号码,给她介绍了学校的各座大楼,带她溜过冰,骑过自行车。那时候,冯嫣只觉得马云是个好人。认识约莫一个月,马云再次邀她出来走走,那晚马云带了另外一个男生,冯嫣对他一见钟情,那就是鲁震。

冯嫣搞不懂,为什么见到鲁震会有那么心动的感觉。

鲁震上大三学体育,那天晚上他身着白色的纯棉短袖,灰色的休闲长裤,头发剪得短短的,显得人很精神。鲁震和马云不一样,他一开口说话,就能引人发笑,他是那种可以把一件毫无笑点的事情逗得人哈哈大笑的人。

马云看上去比鲁震要成熟得多,他话少却很温柔,是个内心世界很丰富的人。

那晚回去的路上,马云支开了鲁震,对冯嫣表白了。马云说:

“冯嫣,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最大的那棵树在哪啊?”

冯嫣想了想,但是她不确信。

“不肯定是不是我看的那棵。”

“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如果你找到了那棵大树,就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吧。”

冯嫣的心一惊,她问:

“如果我没找到呢?”

“如果你没找到那棵树,就请做我的女朋友吧。”

冯嫣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第一次觉得马云也是个有幽默天赋的人。

“冯嫣,我这是在对你告白,是认真的。你别看我这副稳重的样子,我还没有追过女孩子,也没喜欢过别人。我本来大学都不想恋爱,但是......我觉得我一定要告诉你我是真的对你动心了。”

冯嫣从马云真挚的眼神里看出来了,马云真的爱上她了。

但是冯嫣却对鲁震的样子念念不忘,她不爱马云,她对马云确实产生了感情,但那和爱情完全沾不上边。她只是觉得马云是个好人,是个可以随时依靠信赖的知己。

冯嫣当晚就给了马云回答。

冯嫣说:

“马云,你先答应我,不管我的回答怎样,我们的关系一直会这么好,不被任何因素影响。”

马云听出了冯嫣的答案,但是他仍存着一丝希望,他答应这个要求。

冯嫣对马云说:

“马云,我不想找那棵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马云黯然的点点头。

那晚过后,马云遵守了自己的约定,他没有因此疏远冯嫣,而是在之后的日子一直带着鲁震与她见面。冯嫣和鲁震怀着对彼此的好感越走越近,最后,冯嫣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爱上鲁震的时候,她对鲁震表白了。

说起来有点残忍。

冯嫣的开场白就完全套用了马云对她说的那番话。

冯嫣问鲁震:

“鲁震,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最大的那棵树在哪啊?”

有趣的是,冯嫣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鲁震直接回答她说:

“我知道啊,就在体育馆旁边的空地上,我每天都经过那里,你要去吗?”

冯嫣心想,这人太不懂浪漫了,这下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于是两人默默地散步到那棵大树下,就是在那里,冯嫣最终还是开口了。

“鲁震,你知道马云和我的事吧?”

“知道,马云告诉我了。”

“我拒绝马云是有原因的,现在觉得和你有很大的关系。”

鲁震瞪大着眼,有些吃惊。

“和我?”

“我爱上你了。”

这在一起就是八年,分分合合了不知道多少次。冯嫣有时候也问自己,为什么会看上鲁震?他不是安安分分的那种好男人,冯嫣知道他对自己不忠,在外面经常沾花惹草。

大学时候两人爱的热火朝天,如胶似漆。过了几年,冯嫣的新鲜劲一过,鲁震就开始在外头找别的女人了。但是,冯嫣仍然爱着他,就好像马云一直爱着自己一样。冯嫣对这种做法只能忍气吞声,她一直盼望嫁给鲁震,却总是被鲁震的各种借口给灭了这个念头。

马云多好啊,如果自己开口要和他在一块,马云会连妻子和情人都不要了。

冯嫣伤心极了,这种感觉和失恋完全不一样,更像是一种绝望。

她一看时间,已经五点过半了。

太阳都下山了,没有沐浴在日光里的城市看起来就像一堆冰冷的废铁。冯嫣站起身来,走到大厅里去。她打开电视机,倒在沙发上,无聊的踢着腿。

过了一会,门厅那头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还有女人的疯笑声。

冯嫣警惕地坐直了身子,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那里。

门被打开了,鲁震同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扶肩搭背地走了进来。

“你!你怎么来了?”

“你说谁啊?”

女人因大笑裂开的嘴在看到冯嫣以后忽然僵硬了,她合起嘴来,面色不安地对鲁震说:

“我先走了。”

而后快步地走出门去。

鲁震呼出一口长气,默默地关上身后的门。他换了家居鞋,脱下西装搁在饭桌旁的椅子上。

冯嫣冷着脸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她都要哭出来了。这样明目张胆地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来,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太无情了。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鲁震走到冯嫣跟前,挡住了身后的液晶电视。

冯嫣默不作声地望着他,目光呆泄地打在他的脸上。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径直走到门厅,准备穿鞋出门。

“别跟我摆脸色,我早就和你说了,想跟我在一块可以,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要是你想干涉,也行,出了门就别再回来。”

鲁震站在冯嫣的身后,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地望着她的背影。

冯嫣穿好了鞋子,她打开门,迈出脚去。又忍不住扭回头来,她眼睛湿湿的,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样子。

冯嫣对鲁震说:

“你为什么不能像马云一样爱我?”

“好笑,你怎么不去问马云,他为什么不像爱你一样爱他老婆。”

冯嫣哭着跑下了楼,整个楼道里都回荡着她高跟鞋的声音。她跑出小区,站到人声鼎沸的大街上去。

冯嫣这回流下了泪来,她往包里掏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才发现它在大衣口袋里老老实实地待着,冯嫣想打个电话给谁,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还能打给谁?还有哪个男人愿意抚平自己的伤痛?

这可真是难过啊,这个世上真的再也没有马云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提笔的瞬间
阅读(12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