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纸空谈

 
 
 

日志

 
 

夜(一)  

2013-12-23 15:38:01|  分类: 【原创】微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一)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一

眼看要到镇里了,夜空黑咕隆咚的,见不着一颗星光的影子,连平日那亮的骄纵的月牙儿都藏起了整个身子,像个胆小的孩子怯怯地躲在几团乌云的怀抱里。阿春肩背着一个硕大的米色书包,紧挨着大石走在夜色浓郁的田间小道上,道路两旁的庄稼地里时而传来几阵聒噪的蛙鸣,数来只似打着绿色灯笼的流萤四处飞舞,在漆黑一片的夜色里煞是好看。

阿春回身望了望远处依稀亮着灯火的村庄,那里雾气弥漫,看上去已经非常遥远且模糊了。

“怎么了,阿春,你是不是害怕了?”

大石蹭了蹭她瘦弱的肩膀,微微俯下头来,在黑暗中搜寻着她那双忽闪忽闪的眸子。

“我可不怕,这不你在吗。”

阿春不屑地撇着嘴,她插在大石臂弯之中的右手被汗渍弄得黏湿湿的,很不好受。

“大石,你瞧我的整个右手臂都湿了。”

阿春抽出整个右手举到大石的眼皮底下。

“你怎么这么能出汗,是天气太热的原因,还是你真的害怕了,阿春。”

大石紧紧地握住阿春的手。阿春没有回应他,她望着不远处的前方,那里浮现出的一个有着灯火的小镇轮廓慢慢地清晰了起来。阿春自言自语地说:

“快到镇上了呢。”

     一条被香樟树左右包围的干净水泥小路忽然跃入视野,小路尽头直通小镇的入口,在入口的拐角处,依稀可以看到那里有几个乌黑的身影驻足。阿春变得有些惴惴不安,她再一次回过身去望了望已经被甩在很远处的村庄,那里已经一团漆黑了,房子的轮廓和远山重叠在一块,看不出有村庄的迹象。

     忽然听到从镇里传出女人的辱骂,声音尖锐地划破了夜空,在空荡的大街上发出巨大的回响。期间还夹着几声闷闷的狗叫声。

“你个没出息的崽子!这么晚还不给回家睡觉去!大晚上和人姑娘卿卿我我羞不羞人哩!还谈啥子恋爱,羞了几辈子先人!”

过了良久,狗吠声不再,那妇女的骂声也逐步远去,只隐约听得一个年轻少年轻微的啜泣声,断断续续的。

阿春和大石正抵达了镇口,驻足在拐角处的几个中年男人悠闲地倚在水泥墙面上,大讲方言,似是在谈论着某桩成功的生意。阿春握紧大石的手,快步地从他们面前经过,几个男人在黑暗之中不知用啥目光瞥了一眼,便又漠不关心地回到自个的话题上去了。

“那旅馆还远吗?”

“不远哩,百米之内即可抵达咯。”

                       二

    阿春忽然想起被父亲撞个正着的那一夜里。

    大石正同她盘腿在回家路上的小河边上坐着,天色渐暗,四周都似被蒙上了一层薄纱,看得的东西都是朦朦胧胧的。眼前的河水澄碧柔滑,把傍晚残留着彩霞的天空和零星的灯火映入其中,看上去分外的迷人。波光时而随风摇曳,时而静止。

     “别动,让我给你戴上瞧瞧。”

     大石相中岸沿那一簇红黄相间的野花,想要摘一朵下来给阿春戴着,阿春及时拦住了他。

“别摘了,大石,我戴上不好看哩。”

“谁说不好看,我说准好看,我偏要摘。”

 大石硬是不听她的劝阻,伸手去摘了其中一朵红的艳丽的小花儿,他把红花捏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慢慢地触及她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插在了阿春左耳上方的发线里。

“真漂亮!”

大石柔情的望着她,咧开嘴冁然而笑。从大石欣喜的表情里看得出来,阿春戴着这朵花定然是真的好看,可是她还是略感不自信,又问了大石说:

“当真好看?”

“我几时说过谎话哄你来着,当真好看极了!”

这话听得阿春心底美滋滋的比喝了蜜还甜。她忸怩地嘟起嘴来,故作娇态地盯着大石看,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视线。她不可置信地瞅了瞅大石身后的小路上。恍然发觉那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阿春再定睛一看,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整张脸都变得像纸一样白。

“怎么了?阿春。”

大石望着她惊恐的神色也感到些不安,于是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见得身后的小路上停着一辆单车,车旁驻立着一个身材高瘦的中年男人。那男人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就那样朝他们这边看着。

“完了,你赶紧走,那是我阿爸。”

阿春连忙从草地上站起身来,她动作麻利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碎屑,而后快步朝那单车的方向走去。

“阿爸......

阿春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怯怯地望着自己的父亲,父亲瞪着双眼也望着阿春,他面色愠怒,两道剑眉皱的老紧,鼻翼被气得一张一合。

“你不要叫我阿爸!你打心眼里就没把我说的话放心上,你自个去听听外人怎么说你和那窝囊废的!阿春啊!你这是不要上大学了吧!你是不想有出息了吧!”

阿春默默地低着头,害怕地浑身发抖,两手局促不安地相互搓着。

“你倒是吭声啊!今年你就考大学了,怎么可以跟那种在汽车厂子里修车的窝囊废搅在一块!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想的,你这是羞人啊!羞了我们全家祖祖辈辈!”

父亲气得说起话来身子一颤一颤的,额头的青筋突起,口里不时飞出几滴唾液,重重地砸到阿春的脸上。

阿春吓得都不敢吭声,她了解自己父亲的脾性,若是在他恼羞成怒的时候顶嘴,他可定然什么荒唐事都干得出来。于是她只得默默地任由父亲发泄。

“你这是哑巴了还是咋的!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良心的东西!这姑娘家就是要不得!羞人啊!真是羞人啊!”

说罢,父亲朝地上用力的啐出一口痰,而后怒气冲冲地跨上单车,回身又睖了阿春一眼对她吼道:

“你倒是给我上来!”

阿春的眼睛忽然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模糊了她的视线。

“哭什么哭,你还有脸哭!今晚别吃饭了,给我回家面壁思过去!”

阿春感到十分气愤,又气愤又难过。她瞪着自己的父亲,转过身去,朝着另一个方向一个劲地往前方走得飞快,也不在意父亲有没有在身后跟着。她只觉得两眼发酸,眼眶里头盈满的泪水,像夏日的暴雨那样噼里啪啦地就落了下来。

不一会儿,父亲果真赶了上来,他无可奈何地把单车在前头停住,一时拦去了阿春的去路。

“你还闹哪样啊!给我上来回家去!”

父亲生气地拽住阿春的两只胳膊,把她往身后的车座上推。阿春硬是不从,她的拳头像雨点一样打在父亲的胸膛上。

阿春使出浑身的力气终于推开了父亲那双厚大的手,她往身后退去,拔开腿就跑。父亲倒也不死心,这会他青着脸,气急败坏地也跑了起来,阿春跑不过父亲,父亲一会儿就追上了她,他二话不说就揪住了阿春校服的衣领,忽然瞧见一个东西,不由分说地就从阿春左耳上将它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是大石为阿春戴上的那朵小花。

“这是个啥东西!你果真是不要脸哩!一个姑娘家不好好读书,整天只知道谈恋爱,追明星,没出息的东西!”

父亲把小花扔到地上,抬脚将它踢远了。阿春看着那朵小花滑进不远处肮脏的泥泞里,像一个委屈的孩子,她顿时心如死灰,一种无以言语的气愤猛地冲上心头。阿春突然仰头奋力地对自己的父亲吼道:

“你给我走开!我不要你管!”

而后,她发疯似地朝前方跑去。阿春跑得很快,呼吸因过快的运动变得急促,喉咙也干痒得厉害。此时夜色渐浓,路旁随风摇曳的杨柳飞快向后涌去,她的耳边夏夜的风声呼啸而过。

也不知这样不停息地跑了多久来着,最后阿春还是决定去找大石。

大石住在村里为数不多的一家修车铺里,阿春到那里的时候,大石正坐在大门前修理一辆破旧的单车。

“大石!”

阿春一看到大石,就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大石发现是她,连忙放下手头忙活的工具,他往一旁的湿毛巾上蹭了蹭手,便着急地哄起了阿春。

“怎么了,这是?”

“我不想回家了,我讨厌回家。”

阿春伏在大石的肩头,张着嘴闷闷地哭着。

“因为你阿爸吧,他又骂你了?唉......现在的大人们都这样,只会一个劲地让孩子学习,早恋怎么了,思想太封建了。”

“我阿爸不想让我和你在一块,他说这让他感到丢脸。”

大石把头埋进阿春散发着洗发水味道的发线里,无奈地叹出一口气。他忽然想起什么,又抬起头来对阿春说:

“我跟你说的那事怎么样了?”

“什么事啊?”

阿春愣愣地望着他问道。

“去城里的事啊。”

阿春想起来了,第一次和大石约会被父亲抓个正着的那天,阿春也是这样委屈地跑来找大石。那个时候因为父亲的过激反对,大石提出要和阿春私奔的想法。

“我还没想好,太冒险了,大石。我觉得我阿爸会发疯的。”

“阿春,你这么想就不对了。这么做虽然是很冒险。但是你想啊,你能考上那大学吗,我们这村里每年能上大学的孩子有几个啊。你要是和我去城里了,我找个工作,你也可以找个工作,现在城里好找工作呢,哪都招人。挣点钱让你阿爸瞧瞧,你现在上学,大学没考上,你阿爸不得气死啊,考大学为了什么,就是找工作呗,找工作为的还不是过好生活啊,到时候去了城里,大不了我养你啊。”

阿春抿了抿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反正......我很喜欢你,我会娶你的,阿春。”

“当真?”

“那当然。怎么样,你好好想想吧。”

阿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阿春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正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缝补衣服,一桌子的菜已然没了热气。

“回来了,赶紧吃饭罢。”

阿春声也没吭,瞅了一眼饭桌上的剩菜,就径直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她把房门轻轻地合上,一头栽倒在床,啥也不想去想,便眯起眼睛。

门外隐约传来父亲归来的声音,阿春一下子绷紧了神经,她又站起身去,把房门反锁了起来。

     刚一往床上躺下,忽然听到敲门的声音。“叩叩”地响了两声,而后便是母亲说话。

“阿春,阿爸也是为你好哩,不要生气。那小子既没啥本事又没有文化的,看上他你将来可定然得后悔去。我和你阿爸都是过来人,经历的懂得都比你多,听我们的准没错,不会让你走歪路的。再说你也看到隔壁家的云英了,谈恋爱搞私奔的,最后年纪轻轻的就怀孕了,现在孩子都生了,男人却跑了,这不一生都毁了。你难道想像她一样啊,听妈的,先吃个饭儿,消消气。”

阿春想起来了,比自己大一岁的云英,现在都是一岁孩子的妈了。阿春没有见过云英的那个男人,只是偶尔听到邻居议论,据说是个年纪很大的有钱人。云英去年辍学和那个男人私奔去了北京,回来的时候,云英已经怀孕三个月了,而那个男人据说在北京的时候看上了别的姑娘,于是抛弃了云英。

阿春翻了个身,望着漆黑一团的天花板,心乱如麻。夏日的屋子里闷得慌,即便头顶的吊扇呼呼运转,却仍然感到闷热难当,耳边时而飞来几只蚊子,在阿春的膀子上咬上一口,阿春抬手用力一拍,给打死一只。被拍死的蚊子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在阿春的手心里留下一点儿血迹。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