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纸空谈

 
 
 

日志

 
 

伤疤与药方  

2013-05-12 19:21:59|  分类: 【原创】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疤与药方 - 蒋黛墨 - 新人覆旧情

  我去他那里的那会,没有化妆,没有高跟鞋,素面朝天地就过去了。

我谈起想写的一本书来,于是我问他:

“你可知道渡边君?”

他瞧着我,甚是迷茫的一副模样,忽而像个中了邪的傻子似的左右摇晃着自个的脑袋。

我变得有些忿忿不悦,只丢了一句话给他:

“你若真喜欢我,就把那《挪威的森林》给看了,再来同我说话罢。”

那事确凿过去很久了。

回忆总是如此,它像棵站不住脚的蒲公英。模样煞是漂亮,却遇着时光的风灌进来,于是一溜烟地跟着跑了。跑了也罢了,总是在脑底留下些星星零零的绒毛来,这些绒毛就顺势黏附在脑壁上,久而久之,就像融为了一体似的便再也拔不下来。

后来他问我,若我也同他喜欢我一般地爱上一个人了,却总是数次被人关在冷漠的门外。我会不论任何事情发生仍痴痴地站在乱糟糟的事物里捧着自己的那颗心给立于高处的那个人俯视多久呢?

那时候我找不着这个答案,它就像两万海底的一根细针那般,我纵身一跃却也是寻不着的罢。

然而前些日子里,我忽而想明白了。

失眠了一段很长的日子,聒噪的夜音总是将我沉于两耳塞音乐里的思绪给活生生地扯出来,听久了那轻柔绵绵的睡曲便愈感烦躁,我觉着那脆不禁风的耳膜似乎要给震破了。几日来,我耳边若是没有音乐便更加难以入眠。这事竟同吸毒上瘾了般的那样,我离不开它。

而后我的思绪就同着魔了似的,开始往我回忆的各个角落里疯转并大声地狂叫着。

就是那日里,我梦着一个男人了。

这感情究竟是同人谈及较好,还是以沉默来继续掩盖它才是呢?

仍记得这日子之前,我给了凡一个电话,那夜手酸酸地举着手机在校园内外无目的地乱走一气。谈了些感情的事便说道:

“先生是个好男人,我没有悔及我爱过他的事实。”

我确凿不悔,真心实意爱过的那些人里,我最不悔及的便是这事。

究其缘由,兴许是那男人总是较我成熟许多岁来。那时候如此,现在必然也是如此。我一直很稚俗地觉着他是欢喜我的,一来他待我当真好,二来旁人也都瞧得出他的偏爱。然而,为何他既接受那年龄差距的爱情,却不愿同我开口。

那时候我怨他是个胆小鬼,怨他那日竟叫我滚了罢。此后,我确凿从他的世界里滚了出来。后来听闻他时常同人谈及我,那时我毕业了,坐于大学的校堂里。他能忘怀我么?那个他自言赏欣的学生。那个借以他的偏爱便骄纵地一发不可收拾最终狂妄到把感情都推翻的孩子。

我确凿是个孩子。

当我正孩子的时候,我永远觉着自己是个大人了。于是那时候我以自己所谓的“成熟”来同他怄气,同他撒疯。

殊不知,他成熟到我永远够不着的位置,讥笑我如孩童般的幼稚。

他永远是对的,因为成熟,他更加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能给别人什么,不能要什么。这方面,我只怀着敢爱的冲动,远不及他。

我很少这么写他,我几乎从不写他。只是很多时候会不自觉地将他的影子投射到我写的那些关乎别人的情爱故事里。

但我不再避讳了。

亨伯特可走火入魔般地爱上洛丽塔,玛格丽特毫不掩盖十五岁时成为中国北方男人的情人。

我还有什么可避讳的。

他找到我,这会傲气地丢给我一句话:

“我知道渡边君是谁了。”

我吃了一惊,那日我所言的话自个都没当真,他倒真去看了那书。于是我问他渡边君是谁。他不回我,只笑不言。

渡边君究竟是谁来着?

渡边君不过是个默默爱了直子许久的人,但是直子蓦然死去后,渡边君却转投了绿子的怀抱。

我总是觉着他像及了渡边君。至于直子和绿子是何许人,我就无从得知了,这事只能他自个清楚。

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写了一句极为经典盛传的话来: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的一颗朱砂痣。”

自然那是之于男人而言的。

于是我也即兴写了句:

“兴许每一个女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男人,多有两个。一者如拐子般可憎地偷窃了女人第一次的爱情,变了心上一个狰狞的口子。一者如绅士般温柔地默然守候女人的爱情,做了口里一味甘甜的良药。”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