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纸空谈

 
 
 

日志

 
 

共鸣深处  

2013-05-19 17:31:25|  分类: 【原创】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鸣深处 - 蒋黛墨 - 新人覆旧情

 沉寂几日,似乎又变身成为蜷缩于衣柜里酣然而睡的那个孩童。只有深夜和那口木柜才得以瞧见她的孤独。

总有许多数不来尽的事情令我叹怀幼年时代的经历同脾性行为做法之类的脱不开干系。一个人终会成长为什么模样,有何作为,易倾心于何类人也,在沓然远逝的岁月深处总能找着能与之呼应的东西。

昨夜里忽而又看起一些国外电影来。许久没有这么投入于影像之中,倒也是消遣长夜的一大乐趣。

女人惯性谈论什么都涉及感情,多为爱情。确实,感情几乎是女人生命的全部,因为社会没有像赋予男人责任那样强加于女人过多的压力。女人的意识里离开青春期,变身为成人便只需收拾自己的行李入住到别人的家庭里去,无需购房购车,甚至遇到条件极好的,大可不必出门工作。

因而,也常有人言之:“女人是没有抱负的。”

她生来就是为着感情和家庭而活。

自然,我不是要同人讨论这些的。

我谈及这些,是突然觉着就将奔入二十岁,岁月且不饶人。应对繁杂险恶的世态,内心自是惶恐不及。我姑且再也写不了长篇的故事出来,我一直觉着自己应当搁笔。仍记得那时父亲对我说:“一个不了解历史的人定然写不了好文章。”这话今日思来竟觉着有些难过。我想找些理由来推翻这个说法,却又欲罢不能。父亲并非反对我写书,他是不会反对的。他认同我可走自己的路。但在这方面,他不曾鼓励我,甚至有过那种消极的言辞。

就此,我想先来谈谈我的家庭。

家庭大抵是温馨和安全的意思。由一栋房子,几个人构成的。我从不避讳我对家庭的概念并不大深,犹记得友人将一本毕淑敏的《心灵游戏》赠与我,就自由同家庭而论,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我的答案呼之而出。我是个绝对的自由主义,哪怕情感也不得屈服于它的脚下。

人们分外地崇尚自由,这缘由我无从得知。

但我确凿不是在家里长大的孩子。作为三个女孩中的一个,我的青春期没有过分的叛逆,除却谎言同一些愤世的过激想法,我是个令父母尤为省心的孩子。我道不清楚总有些什么障碍物阻隔我同父母的干系,兴许被寄养于人的日子才是这道坎。

我同他们说起话来提心吊胆,关心他们起来又尤为别扭。我分外惧怕被父亲瞧不起,他是个严厉的人,一个自我中心的人。他渴求他的孩子都能成为像男子汉般的大有作为。

我确凿没有那股子冲劲,我没有想着自个将来必须得干一番大事业,成为女性强人。我过分期望的无非是在自个喜欢的事业上有一番成就,再择一个自然环境极好的地段造一座房子,养一条体型大的犬。而这之中成不成家,生不生子,于我来说都没有深入地去思量过。

我对家的概念只得浅薄到这个分上,但我依然爱人。对于感情可以投入到全心全意,这全心全意既是我的负责。我皆认为爱情本就是此后的家庭,此后的亲情。是我可以重塑一个新的港湾,以来治愈幼年那个睡于封闭的木柜里的孩童。

友人说我是早熟的。

他亦认为我是个怀旧的人。有一次他同我谈起一首歌来,是哪个歌手所唱我着实记不得了。总而言之,我是不认识那歌的,连那歌手的名字也闻所未闻。于是他又问我当下十分火热的新上映电影,我都称没有看过,也不会奔去影院见识这些俗庸商业的东西。于是他付之一笑便说道:

“你是不是九零年代的孩子啊。”

我只笑不言。对于旧时代的东西总有些欢喜的成分。这方面,我分外讨厌大众化及商业化的产物。这讨厌的源头兴许自我所从的艺术。艺术是门受益匪浅的学问,哪怕在领域上学而不精,可它总归会影响你一些什么。

其实,人们很难去真正理解一个人。男人常言“女人心,海底针。”女人则怨男人心简直是空里的一颗尘埃。

有段日子分外地热衷心理学。其实看这类东西,无非是想借此书籍窥视一些人的心理,但看了许多书思来想去却始终没个底。书籍只是用以借鉴,把理论知识套用于他人身上却没有足够的信服力。久而久之便也放弃了。

我一直不懂为何同样年纪的人心理成熟度会有如此巨大的差距。这差距在许多人身上可以见得分晓。至二十岁,身旁之友却同十五来岁时毫无差别,可以胸无城府,所谓烦恼之说也只是学业或家庭类的,甚至全然不懂得爱情。他们碌碌无为地过着日子,只是思量着成人后如何嫁去好人家相夫教子。于我来说,女人是不得没有抱负理想的。没有抱负理想的女人就如同没有价值可言的摆设品。

我父亲时常教诲他的三个孩子,身为新一代的女性,必须得有“三有”。一有智慧,二有涵养,三有能力。智慧乃是知识,涵养自是品德素质,为人处世,能力既为成就和事业。三者缺一不可。

不知是否由于如此严厉的家教,倒也令我逼迫自己去争取得这三样东西。

女人的成熟确凿同男人脱不开干系。自然与经历也有关,但多受情感影响。说来道去,还是情感罢。

每一感到伤害嚎啕大哭起来的时候,我总会想着幼年时那个在夏夜躺于木柜之中的自己。我回望过去的时候,总是想不着那时候各种匪夷所思的行为竟出自自己之身。当我稚气未脱的时候,我永远觉着自己是大人了。我永远喜欢不起来身边的那些大人们,他们以一副老成的模样和涉世极深的语气来阻止自己误入歧途。而孩子永远觉着他们是错的,他们以自己的经历把我们全盘否定。

但不论如何,成长至二十岁了。心智远比那时候要沉着得多。之于大人们也不再感到厌烦,反倒体验他们的辛苦。其实大人们永远是对的,因为懵懂不谙世事的孩童是没有经历来使他们看清世界的本质,他们冲动易怒,不知理性为何物。

所以,谨此谢以那些以伤害或温暖令我成长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