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纸空谈

 
 
 

日志

 
 

扭曲的困惑  

2014-12-12 17:01:06|  分类: 【原创】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扭曲的困惑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在圣经里,我曾读到这样的一段话,耶稣在山上教训门徒,告诫他们不要忧虑。他说:“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的多吗?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那时候,为了逃避一些所谓的困惑,使心中积郁已久的忧虑得到一些释放,我开始读《新约》和《古兰经》,但大概我是个不适合有信仰的人吧,心中既无信仰,宗教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无足轻重呢?

再没有人能比我更明白困惑、孤独、忧虑、压力和痛苦这种事情了。

 

有时候我和潘去倾谈这种忧虑和困惑,我告诉他我的生活几乎被这种晦涩的心境包围的水泄不通,他比我年长,我认为很多东西和他谈起来比我憋在心底要有益得多。

但这显然是个愚蠢的想法,他虽年长我,可仍旧是个不够成熟不够思虑的成年人而已,他所见到的世界甚至可能比我了解的还要小得多。

我们有时候会谈自己的家庭,谈生活的不如意,可常常他给予的安慰并不能满足我,时间久了,我才越发觉得,我们本来就处在两个分裂的世界里,过着迥然不同的生活,他理性,而我感性,他是个语论型的人,而我是个实干型的。这就造成了我常常不愿意和他一块出去吃饭,散步,只要在有人群的地方,我都不希望我和他是一块出现的。

有一次我问他:“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时候,当你在夜里醒过来或者在某个中午做了一场白日梦,又或者一个人置身喧哗的场所,你会不会突然感到身边这个熟悉的世界其实它并不熟悉,你觉得这是一个陌生的星球,周围的一切对你来说都是陌生的,包括你自己,你也觉得你的本质,不过是寄居在一个陌生的肉体上,这个肉体让你感到人生的无望,是没有希望的,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梦想和努力全是一纸空谈。你突然不明白活着是一个怎样的概念,或者说,它会比死亡更使人快乐吗?”

那是一个很长的疑问,太多时候,我自己也找不到这个答案。但这就是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在某个午后的白日梦里醒了过来,床单上还留着口水,可思绪却已经漂浮到遥远的地方去了,那是什么地方呢?

对的,死亡。

 

二零一四年,北京的朋友打电话给我,那个时候她家庭遭遇了变故,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她则害怕去面对这种变故,她漂泊在一个陌生的都市,找不到工作。她对我吐露最多的就是困惑,她所困惑的,忧虑的是当下的生活状态。她觉得糟透了。

她和我谈到:“你知道吗?这个时候为了钱,我什么都可以做。我甚至想要去死,去结束所有的痛苦。”

我告诉她:“别急着死,如果有一天你死了,我将恨你一辈子。”

但倘若她死了,我真的会恨她吗?

我更清楚的明白,当我在冷清无人的街道拐角,看到那个熟悉的黑影时,我心底奔涌上来的恐惧,绝望,几乎透不过气。我感到一生都被拐角这个黑色的人影所追寻着。

那究竟是谁呢?我认识他吗?我见过他吗?

我不清楚,或许我从来没有去摘下他黑色的墨镜看清楚他的脸,但不论我到哪个城市,无论我到世界哪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他总能够找到我,然后在拐角某根电线杆下,或者某个咖啡厅旁,等待和我的相遇。

我害怕这个影子,但他却是我一生中永远都逃不掉的。

 

二零一四年的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无法成眠。那天夜里,我的整个脑子都着了火,我知道第二天的清晨,我会在拐角重新看到那个人影站在我的视野里,也许此时此刻他就在我的房门之外等待着。

那个晚上,我无数次地想起死亡,生活的忧虑和困惑已经把我生存的意志吞噬得差不多了,我再也想不出比死亡更好的解决办法。而我该如何死呢?

我思量着也许我该找一条冷清无人的湖,或者一座大厦,从高处往下跳,但我害怕疼痛。我又寻思着吃一大堆的安眠药,模糊自己的意识,最终在混乱中死去。

    我在各种关于死亡的幻想中度过了那个夜晚。

    而第二天,在隐忍和冲动之间挣扎一阵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那时候,潘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他生活的窘境已经让我几乎一脚踩进了死亡的大门,他训斥我,说二十来岁的姑娘不应该如此看轻生命。

他问我:“你到底在困惑什么?到底在害怕什么?一切最终会过去。”

对我来说,一切并不是这样。我注定一生都游走在困惑的边缘,我注定一生都要为大大小小的事情而忧虑,而当真正难以承受的痛苦降临到我的头上,我只能想到死亡和逃避。

逃避是什么?

逃避是我抛弃我拥有的一切,去追寻一个本不存在的世外桃源,摆脱所有的人际关系,遁世隐居。而这,有可能吗?

我连这也反驳他,我说:“你永远不了解我,就像你永远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上有这么多千千万万的人去奔赴死亡,你不理解他们,你不明白他们的困惑和软弱。”

困惑和软弱,对的,这些东西一旦变得扭曲,它们很可能就催生了死亡的发生。

 

后来我时常思索生命,去反省自己的生活。有时候不得不面临一些困惑,你无法挣脱他们。我尝试着坐公交去游历城市以便摆脱所有的烦恼。在独居的日子里,我也渐渐明白,那些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他们难道不是因为困惑吗?他们困惑,却没有勇气去面对这种困惑,而死亡是最完美的逃避。

其实,活下去比死亡更需要勇气,不是吗?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
阅读(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