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纸空谈

 
 
 

日志

 
 

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2015-11-19 11:36:2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阵子,我一直在计划去走一趟金刚碑。

    为北碚旅游局写了近乎半年的稿子,金刚碑古村落一直是我们不可避免的题材之一。但长时间来,由于工作和对北方景致向往的缘故,金刚碑之行于是被一拖再拖。

    这次抽出的下午时光,总算让这趟行走得以偿愿。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这个坐落在重庆市北碚区缙云山下嘉陵江畔的古村落,仿佛是被上帝遗弃的一片净土。

相传金刚碑的名字起源于唐人的题刻。因缙云山中有一块高6米,宽2米的天然巨石,流传唐人在此巨石上题刻“金刚”二字,又因此地有一石深入嘉陵江内,人称“金刚碚”,故得名“金刚碑”。

从清康熙年间兴街,到如今金刚碑已有300多年的历史。300年时光的流逝,让这个古村落的原住民陆续消失,只留得一家人的二兄弟,拿着政府每月的补贴,坚守着“龙溪老茶馆”维持生计,也一并守护着这满眼绿意的村落背后的荒凉。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我们就是从这条阶梯进入到金刚碑古村落的)

我们在煤疗站下了公交,往回步行数十米,而后拐进了一条毫不起眼的水泥小道,路边没有设置任何和金刚碑有关的路牌,稍不注意,就极有可能错过。

冗长的水泥小道蜿蜒曲折,不知道通向何方,在路过几栋烂尾房,下过一条长而陡,绿草丛生的阶梯,我们才抵达金刚碑古村落的内部。

一棵棵参天的古黄桷树映入眼帘,“龙溪老茶馆”那个破旧的招牌在午后的暖阳下格外的沧桑。这个时辰,茶馆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喝着盖碗茶正在摆龙门阵。扛着相机的摄影师和带着精致妆容的模特在村落斑驳的石板路上来回穿行,仿佛正在寻找合适的角度摄影。

徜徉其间,禁不住想起马致远《天净沙·秋思》里那句广为流传的诗句:“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然而在金刚碑,没有昏鸦的身影,也少见人家。令人叹为惊奇的是,这个秋分已过的时节,古村落却仍旧翠绿欲滴,它一面颓败着,又一面在欣欣向荣。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过了一座古桥,上了一段阶梯,穿过有警示标志的危房,我们发现一座合院形式的住宅,屋子里颓败不堪,腐朽的家具散发出一股股时光的霉味。院落里一张旧藤椅落寞地立在杂草中,保存完好的陶具仿佛在重现着过去这儿的生活气息。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再往上走,几棵大树折腰倒地,我们很难跨过这些枝桠纵横交错的树干,只能隔着一段距离观望上头两座已经开始泛黄的老房子,房子外面整齐摆放着两张课桌,屋顶的绿植自然地往下垂落,不知道这儿没有颓败的时候,是怎样一副光景。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从阶梯下来,再往前方直走,路上常见野花野草,但有许多甚至叫不上名字。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树叶在墙面留下斑驳的阴影)

到了尽头,已无路可走。我们只得原路折回在龙溪老茶馆前转换了另一条路线。这路上的房子少了,而且分布零散。心水一条上坡的山路,于是我们就登上去了。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中福公司迁址)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爬上山来,一片路径和草丛格外分明的路面出现在眼前。视线往上移去,还见得一座气派的高地基二楼楼房。据资料显示,这栋楼是中国石油大王孙越崎创建的“中福公司”的迁址。

1938年的夏天,孙越崎将中福公司迁至北碚的金刚碑,77年过去了,当初孙越崎遴选的精干员工都远离了金刚碑,而这栋楼却仍然以凛然的姿态矗立在这深山之中。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下了山来,我们经过了龙溪老茶馆,随着越来越接近落日的时辰,村落的许多游人都陆续离去。老房屋檐下的红灯笼虽然艳丽,却仍旧遮不住这个村落的荒凉。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河边)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抽水塔)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行摄·金刚碑古村落——被遗忘的时光 - 蒋黛墨 - 一纸空谈

   道路再一次抵达尽头,从河边传来几声孩子的嬉戏,我们下了坡去,到河边稍作歇息。落日被掩藏在天际的云层身后,天色逐渐暗沉,一缕斜阳洒在抽水塔的墙面,一切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我们折回主城时,天已经断黑了,这趟金刚碑之行也总算告终。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